浮华士

浅尝辄止。

辣鸡画手辣鸡画(。)大概是手上很勤快地帮忙包扎伤口、嘴上却抱怨上等人娇贵的恶友模式吧(。)

给基友画的生贺(。)好久没手绘还有点不习惯……

想看金眸邪气受(你醒醒……)

【也青】罪魁祸首其实是台没保存的电脑(2)

诸葛青:“王也那个二不愣登的东西,言行举止快赶上我爸了,我没事喜欢他干嘛?”

       感觉自己是很有病了(。)

       &&&

       两个人勾肩搭背地离开席位,王也不知为何有点焦躁,他目光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诸葛青……你还记得离那些事情结束到现在,有几年了吗?”

  “四年。”诸葛青皱眉注视着他,“怎么了老王,我听你语气不太对啊。”

  “我昨天给自己算了一卦,下下吉。”王也说,“总感觉最近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发生。”

  “难道是稿子要出事?”诸葛青眯起眼睛,半开玩笑道,“要不你最近住我家吧,要真有什么事咱俩总比你一个人强,而且我还能监督你画稿子。”

  “……算了。”王也摆摆手,他是不太敢跟诸葛青住一起,至于为什么不敢,他也说不清。

  “对了老王,你有没有看见坐在斜对面那个男的?”诸葛青忽然换了个话题,“那是新来的编辑,叫赵归真。你觉得他怎么样?”

  王也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的下巴,他像是蓄过胡子的人,即使刮去下颚上仍残留着密密的胡茬,“他给我的感觉不太舒服。”

  “我也是。”诸葛青认同了王也的观点,“最近我多盯着他点儿,可能他就是那个变数。”

  一群人热热闹闹喝酒吃饭,差不多完事儿后还有人提议去唱K,王也忍不住道:“这才刚开稿,等完稿的时候再去吧。”

  他酒量一杯倒,刚才被他们灌得已经有点上头了,诸葛青看了一他眼,“要不这样,我先送老王回去,你们去玩吧。”

  小姑娘们自然是没意见的,只是那个叫赵归真的男编辑忽然怪笑道,“你们关系真好啊。”

  诸葛青架着王也瞥了他一眼,扯出笑容道,“那当然,我是他责编嘛。”

  王也家就在这附近,离诸葛青家也不远。诸葛青颇有私心地把王也带到了自己家的方向,然而走了五六分钟,王也忽然拍拍诸葛青的肩,“老青,我差不多清醒了,你把我放这儿,自己先回去吧。”

  诸葛青不动声色磨了磨牙,假笑道,“那行,你路上注意安全。”

  王也点点头。跟诸葛青分别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了个圈子在这附近兜兜转转了一会儿。将近夏末的风掀起微弱的热度,虫鸣声赞颂着燃烧殆尽的生命,无端流露出歇斯底里的意味来。王也面无表情地隐没在黑暗中,脚下的遁甲奇门早就延展开来,将每一处的动静收拢进他的耳目中。

  诸葛青背后有东西跟着。

  那时候王也还很天真,他认为自己和诸葛青不是什么中心人物,全性那波人的重点应该是在张楚岚和冯宝宝身上,对于这两人王也爱莫能助。但他觉得自己和诸葛青顶多就被骚扰骚扰,不会出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

  后来这个结论在王也心力交瘁跟条死狗一样的时候被推翻了。

  那天晚上他蹲点蹲到了黎明,愣是什么都没抓到。对方就像个鬼魅,无所不在却又无影无踪,熬得他实在蹲不下去回家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本来这茬已经够他受得了,结果王也很快发现这东西不跟诸葛青,跟上自己了。

  这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有人隔着一层毛玻璃窥视着自己,但想去触碰的时候又什么都摸不到。王也实在忍不下去了,花了一个星期多的时间蹲点,终于逮到了一个表情呆板的傀儡女孩。对方似乎没有攻击性,只是一直监视他而已,说不上有多强大,但隐匿和逃逸的功夫相当好。王也想到军方专用的一些微型间谍就有类似的特征,但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这个东西只要一放手就会逃得无影无踪,王也为了防止它再去惹麻烦,索性把它锁到了用炁改装过的柜子里。他也思索过要不要告诉诸葛青这件事,但诸葛青背后代表的毕竟是整个武侯奇门。这个傀儡八九不离十是全性那帮人搞出来的幺蛾子,如果诸葛家的人插手,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很多,极有可能把这个古老的家族卷进深不见底的纷争中。

  王也自己也算了一卦,发现卦象不太好。然而不管怎样,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他的画稿已经快死亡了,王也只能熬夜抢救,最后又忍不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电脑正对他露出一张空白的脸,王也也露出一个空白的表情对着电脑。

  …………

  报应。王也想,真是应了诸葛青说的下下吉。

  &&&

  诸葛青挂了电话,随手披上一件外套,慢悠悠地走到厨房倒了杯水。挥之不去地阴影就笼罩在他的客厅里,一个长相怪异的傀儡女孩端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呆了很久了。

  “阁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诸葛青漫不经心道,“在我这儿熬了也有段日子了吧,我这个做主人的招待不周,见谅了。”

  “诸葛先生客气。”那女孩吃吃笑道,“您喜欢王先生吗?”

  “老王?”诸葛青说,“那个二不愣登的东西,言行举止快赶上我爸了,我没事喜欢他干嘛?”

  “是吗?”傀儡女孩托着下巴,“我觉得王先生对您可是喜欢的很啊,不过他喜欢到底是您现在这副皮囊,还是罗天大醮时您真实的模样?”

  杯中的水面骤然起了波痕。诸葛青随意坐到另一个沙发上,转了个话题道,“不是,你这么勤快你们老板给你加工资吗?”

  “加不加无所谓,因为我们都是很敬业的员工。”那傀儡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没您对王先生那么敬业,您可以考虑跳槽来我们公司,我们会给您加薪的。”

  风绳猛然从沙发上弹出,勒住了傀儡的脖子。诸葛青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我奉劝你还是别挖墙角了,我怕我这块水泥过去,会把你们给压塌了。”

【也青】罪魁祸首其实是台没保存的电脑(1)

       双向暗恋,现代,我流也青,为了朋友折花的伪懒散真凌厉画手王x拼命暗示好感无果油滑责编青。折花=干掉如花=我对你爱的深沉 XP

       &&&

       这一天的风波是王也肝了一个下午的图因为电脑的自动更新而阵亡了。

  王也掐着数位笔,面无表情地盯着花白的页面,莹莹的光亮倒映出他黑沉沉的眸子和眸下浓重的黑眼圈。他把数位板扔到一边,从床上层叠的衣服里摸出一个手机,点进了通讯录里标注的“诸葛狐狸”。电话马上就被接通了,对方毫不客气地说,“老王,不是我说你,但这稿子今天是必须交了,你那边是什么进度?”

  王也沉默了几秒钟,“……我请你吃顿饭怎么样?”

  “什么?”诸葛青的语气沉了下来,“你就招了吧老王,到底画的怎么样了?”

  “……我没保存。”王也一向懒散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尴尬,“那个,我就下午出去了一趟,电脑自动更新了,现在的进度是,嗯……零。”

  他已经想象出对面的诸葛青捏紧手机、笑得咬牙切齿的模样。幸亏没有面对面,不然他非得吃对方一记土河车不可。

  “……你行啊,王也。”诸葛青怒极反笑,“又不是刚出道的萌新,为什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给自己来个水弹清醒清醒吧。”

  “我的错。”王也知道对方是真生气了,“那边你帮我应付一下,有什么的话算在我账上。回头我请你吃饭,上哪儿去点什么都你说的算。”

  “请我吃饭?”诸葛青似笑非笑,“那哪儿够啊?要不这样吧王也,今天我帮你应付过去,等画完你抽一天时间给我,让我也享受一下差遣中海三少的感觉。你看行吗?”

  “行。”王也爽快道,他知道诸葛青是个油滑的老狐狸,这事儿只要他应下了,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电话挂断了,昏暗的屋子里唯一的光亮也随之消失。王也转身打开柜子。那柜子内部的边缘嵌着一排铁丝,像极了驯兽的笼子,一个梳着两个发髻的女孩端坐在里面,眼睛呆板地像是画在皮肤上,一张血红的嘴咧着,一动不动,仿佛一个巫蛊人偶。

  诸葛青确实说对了一点,王也不是刚出道的萌新,自然不会拣最后一天画稿子。他平时虽然懒散点,也至少也有原则的。这次之所以拖到现在,是因为他发现诸葛青背后有东西。

  说来也巧,开稿的那一天编辑部聚会,把王也也叫上了。王也雷打不动地穿着T恤短裤,头上罩了个鸭舌帽,像是跟日光犯冲似的。诸葛青赶到的时候他正在拧保温杯的盖子。那个狐狸似的人终于忍不住道,“不是,老王,改天我送你几件我的衣服吧,你可真是老干部的作风。”

  那个时候,王也还没有意识到“送你几件我的衣服”和“送你几件衣服”之间有什么区别。他只是随意道,“行。”

  编辑部的人差不多来齐了,本来这就是个私人性质的同事聚会,但王也的社交圈实在小的可怜,除了诸葛青以外他基本上都瞅着面生。但诸葛青似乎混的挺开的,跟一群人说说笑笑的,眼睛眯成了漂亮的弧线。好几个姑娘都趁机挤了过来,其中一个一屁股坐到王也旁边,笑嘻嘻道:“游鹤大大你好呀,我可喜欢你的画风了,今天终于让我见着真人了。”

  游鹤是王也的圈名,他很少被人这么叫,不由愣了一下,“哦,你好。”

  “听说阿青催稿可凶了,我得跟他学学。”那姑娘说,“阿青平常是怎样的呀?”

  王也虽然不善交际,但他也感觉到这个话题好像不太对,“就是……打电话,轰炸我的社交软件,实在不行就把我拖出去请吃饭,吃了嘴软嘛,就得乖乖回去给他画稿子。”

  “这样的呀,我还以为他会很凶呢。”姑娘微微睁大了眼睛,“那大大你喜不喜欢阿青这种催稿方式呀?”

  “……”王也顿了顿。他忽然想起诸葛青把他约出去吃饭时看似开玩笑却容不得拒绝的口吻,至于为什么容不得拒绝,是因为王也总觉得拒绝了对方会发生他不愿看到的事情。接受诸葛青对他来讲是种本能的行为,一种不知何时就镌刻在骨血里的本能。

  就像几年前的罗天大醮,被他扯住衣领的青年捂住嘴角淌下的血痕,深郁的青蓝色眼睛就这样撞入王也的视线,傲慢而不甘,像一只落败却桀骜的兽类。那个时候他就仿佛被什么东西震住了一样,愤怒与无力感交织在一起,他咬牙切齿道,“你说你……算了,这就是我的报应。”

       ——报应。

  “游鹤大大,游鹤大大?”姑娘的手在王也眼前晃了几下,“您想的好认真啊。”

  “……喜欢。”王也回过神道,说是乐在其中也不为过——“那个,我先出去一下。”

  “啊,好的。”那个女编辑脸上的惊喜都来不及掩饰就坐到了诸葛青的旁边。王也微微勾唇,他虽然看上去木楞,脑子却不傻。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王也总感觉诸葛青在他离开的瞬间垂下眼角,像是很不高兴的样子。

  他想了想,还是走上前,一把勾住诸葛青的背,“老青,出去一下,我有点稿子上的事儿找你。”

  那些女编辑知道王也是诸葛青负责的画手,见此都没说什么,纷纷散了开来。诸葛青微长的发尾被他的手臂弄得翘了起来,像个雀跃的小尾巴。

  “好啊。”那人说。


长期接稿,纹身/艺术字/小图样/黑白单线画,5到10rmb一张,出单极其迅速,接稿后10到20分钟就能出,出单后不二改,求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