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士

浅尝辄止。

【也青】罪魁祸首其实是台没保存的电脑(2)

诸葛青:“王也那个二不愣登的东西,言行举止快赶上我爸了,我没事喜欢他干嘛?”

       感觉自己是很有病了(。)

       &&&

       两个人勾肩搭背地离开席位,王也不知为何有点焦躁,他目光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诸葛青……你还记得离那些事情结束到现在,有几年了吗?”

  “四年。”诸葛青皱眉注视着他,“怎么了老王,我听你语气不太对啊。”

  “我昨天给自己算了一卦,下下吉。”王也说,“总感觉最近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发生。”

  “难道是稿子要出事?”诸葛青眯起眼睛,半开玩笑道,“要不你最近住我家吧,要真有什么事咱俩总比你一个人强,而且我还能监督你画稿子。”

  “……算了。”王也摆摆手,他是不太敢跟诸葛青住一起,至于为什么不敢,他也说不清。

  “对了老王,你有没有看见坐在斜对面那个男的?”诸葛青忽然换了个话题,“那是新来的编辑,叫赵归真。你觉得他怎么样?”

  王也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的下巴,他像是蓄过胡子的人,即使刮去下颚上仍残留着密密的胡茬,“他给我的感觉不太舒服。”

  “我也是。”诸葛青认同了王也的观点,“最近我多盯着他点儿,可能他就是那个变数。”

  一群人热热闹闹喝酒吃饭,差不多完事儿后还有人提议去唱K,王也忍不住道:“这才刚开稿,等完稿的时候再去吧。”

  他酒量一杯倒,刚才被他们灌得已经有点上头了,诸葛青看了一他眼,“要不这样,我先送老王回去,你们去玩吧。”

  小姑娘们自然是没意见的,只是那个叫赵归真的男编辑忽然怪笑道,“你们关系真好啊。”

  诸葛青架着王也瞥了他一眼,扯出笑容道,“那当然,我是他责编嘛。”

  王也家就在这附近,离诸葛青家也不远。诸葛青颇有私心地把王也带到了自己家的方向,然而走了五六分钟,王也忽然拍拍诸葛青的肩,“老青,我差不多清醒了,你把我放这儿,自己先回去吧。”

  诸葛青不动声色磨了磨牙,假笑道,“那行,你路上注意安全。”

  王也点点头。跟诸葛青分别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了个圈子在这附近兜兜转转了一会儿。将近夏末的风掀起微弱的热度,虫鸣声赞颂着燃烧殆尽的生命,无端流露出歇斯底里的意味来。王也面无表情地隐没在黑暗中,脚下的遁甲奇门早就延展开来,将每一处的动静收拢进他的耳目中。

  诸葛青背后有东西跟着。

  那时候王也还很天真,他认为自己和诸葛青不是什么中心人物,全性那波人的重点应该是在张楚岚和冯宝宝身上,对于这两人王也爱莫能助。但他觉得自己和诸葛青顶多就被骚扰骚扰,不会出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

  后来这个结论在王也心力交瘁跟条死狗一样的时候被推翻了。

  那天晚上他蹲点蹲到了黎明,愣是什么都没抓到。对方就像个鬼魅,无所不在却又无影无踪,熬得他实在蹲不下去回家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本来这茬已经够他受得了,结果王也很快发现这东西不跟诸葛青,跟上自己了。

  这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有人隔着一层毛玻璃窥视着自己,但想去触碰的时候又什么都摸不到。王也实在忍不下去了,花了一个星期多的时间蹲点,终于逮到了一个表情呆板的傀儡女孩。对方似乎没有攻击性,只是一直监视他而已,说不上有多强大,但隐匿和逃逸的功夫相当好。王也想到军方专用的一些微型间谍就有类似的特征,但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这个东西只要一放手就会逃得无影无踪,王也为了防止它再去惹麻烦,索性把它锁到了用炁改装过的柜子里。他也思索过要不要告诉诸葛青这件事,但诸葛青背后代表的毕竟是整个武侯奇门。这个傀儡八九不离十是全性那帮人搞出来的幺蛾子,如果诸葛家的人插手,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很多,极有可能把这个古老的家族卷进深不见底的纷争中。

  王也自己也算了一卦,发现卦象不太好。然而不管怎样,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他的画稿已经快死亡了,王也只能熬夜抢救,最后又忍不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电脑正对他露出一张空白的脸,王也也露出一个空白的表情对着电脑。

  …………

  报应。王也想,真是应了诸葛青说的下下吉。

  &&&

  诸葛青挂了电话,随手披上一件外套,慢悠悠地走到厨房倒了杯水。挥之不去地阴影就笼罩在他的客厅里,一个长相怪异的傀儡女孩端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呆了很久了。

  “阁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诸葛青漫不经心道,“在我这儿熬了也有段日子了吧,我这个做主人的招待不周,见谅了。”

  “诸葛先生客气。”那女孩吃吃笑道,“您喜欢王先生吗?”

  “老王?”诸葛青说,“那个二不愣登的东西,言行举止快赶上我爸了,我没事喜欢他干嘛?”

  “是吗?”傀儡女孩托着下巴,“我觉得王先生对您可是喜欢的很啊,不过他喜欢到底是您现在这副皮囊,还是罗天大醮时您真实的模样?”

  杯中的水面骤然起了波痕。诸葛青随意坐到另一个沙发上,转了个话题道,“不是,你这么勤快你们老板给你加工资吗?”

  “加不加无所谓,因为我们都是很敬业的员工。”那傀儡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没您对王先生那么敬业,您可以考虑跳槽来我们公司,我们会给您加薪的。”

  风绳猛然从沙发上弹出,勒住了傀儡的脖子。诸葛青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我奉劝你还是别挖墙角了,我怕我这块水泥过去,会把你们给压塌了。”

评论(1)

热度(39)